我所认识的陈清泰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4日
       赵峰被安排在当地临时任职两年, 从而离开了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上海和上海的中国协会)。我在中国上海协会工作了4年, 离开了3个多月, 却常常怀念。尤其是和陈庆泰同志合作的时候。陈庆泰是我的第一任上海社团协会会长。他是河北丰润人, 1939年出生, 今年78岁。中沪联谊会于2012年2月正式成立, 当年成立时费了一番周折, 终于5位国务院领导同志签字通过。经商证监会、国资委领导, 经中组部批准, 任命陈庆泰为第一任董事长。听说清泰同志一再推后, 各方却千方百计要他“出来”。想想看, 原因也很简单, 俗话说“一定是他”。看看他的简历就知道了。 196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汽车专业。被评为首届全国优秀企业家, 获全国首届国民经济改革人才奖。 1992年兼任神龙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上海协会是“中国上市公司之乡”, 会员近2000人。
       而中国的上市公司往往是行业龙头, 龙头企业,

高管是领导者, 不懂企业管理, 不是一流的企业家。因为他的背景, 很难胜任这个职位并赢得众多企业家的尊重和信任。 1992年7月, 清泰同志任国务院经贸办副主任、党组成员。
       他将自己的身份从企业家转变为政府部门领导和行业经理。 1993年任国家经贸委副主任。作为中央经济部门领导, 需要有全局眼光, 善于顶层设计, 具有丰富的领导经验和组织能力, 也是担任首任上海上海中华同乡会会长的必备。素质和要求。 1994年, 清泰同志被聘为清华大学、北京工业大学兼职教授。 In July 1997, he was elected as the first member of the China Monetary Policy Committee. 1998年起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副主任,

正部级领导干部。同时, 庆泰同志也成为集著名教授、专家、学者、领袖为一体的高级智库。经过深入调研, 撰写了一系列高水平、有分量的研究报告, 奠定了基础。 In February 2000, Comrade Qingtai was elected as the independent non-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first board of directors of Sinopec, and concurrently served as the dean of the Schoo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of Tsinghua University. 2003年4月, 他被重新选举为中石化独立董事。这段经历使他能够有效地介入现代企业的“三会”(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 对经营决策过程有更深入的了解, 并以“独立董事”作为第三方。因此, 有必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完善公司治理。还为今后修订中国上海协会公司治理标准、印发《监事会工作指引》和《董事会工作指引》等做了理论和实践准备。 2003年3月起, 清泰同志任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 2006年1月起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 3月起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 2008年任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席。理事至2012年2月任中国上海协会第一届会长。我想, 庆泰同志的职业生涯有这么多“第一”, 他“注定”要做第一任总统! 2013 年 5 月, 协会成立一年后, 我从该组织调离。当时, 我在上海证监会特派员办公室担任特派员。正在努力的时候,

突然决定调我, 只能顺从。这开始了与庆泰同志一年零三个月的工作。清泰同志给人的印象是儒雅睿智, 大气高端, 平易近人, 谦逊低调, 但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他的作品具有三个显着特点。一是谈政治, 守规矩。作为一个部级干部, 他的严格自律退居二线, 我很佩服。这可以从“对人”、“对事”、“对钱”三件事看出来。先说“对人”。中国上海协会的领导班子比较特别。我接任时是党委书记、常务副会长(法定代表人), 会长是庆泰同志, 正部级。另有副部级副主任1名, 局级副主任5名, 副局级秘书长、副秘书长1名, 高级专员1名4人。如何处理与两位老领导人的关系, 是一个挑战。但庆泰同志兴高采烈的节日很快打消了我的顾虑。他主动来我办公室谈工作。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老领导。 “论事”, 他有很强的党性。他不担任协会党委职务, 但尊重和维护党委的权威。对党委研究决定的事项, 表示尊重党委的决定;关于“为了钱”, 他严格按照中组部有关规定, 没有收到协会的一分钱。二是聚焦业务, 做好布局。他为上海中协、上海同业公会如何定位, 成为新型社会组织, 而不是成为“第二证监会”, 演变成官僚组织, 下了不少功夫。他认为, 中沪协会应该成为政府与企业之间的桥梁, 成为监管机构与上市公司之间的纽带, 成为上市公司的“母亲之家”。为此, 他进行了深入研究, 并组织协会撰写了《改善政企关系, 改善企业发展环境》(2013)、改善政企发展政策环境等多篇有分量的研究报告。企业转型升级(2013), 《完善市场监管的研究与建议》(2013)。这些报告及时送到国务院领导办公桌上, 国务院主要领导高度重视, 亲自批示。多位副总理、国务委员也批示批示, 国务院副秘书长肖杰亲自批复,

转交10多个部门学习贯彻。 2013年5月13日,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机构职能动员电话会议上发表讲话, 特别提到“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开展了调研。有的企业要经过27个部门, 50多个环节, 上一个项目要花6-10个月的时间, 这显然成本很高, 会影响企业投资创业的积极性。”报告对推进减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起到了推动作用。正是在陈会长的带领和熏陶下, 沪沪联谊会一直保持着这一优良传统, 并且每年根据证监会的部署, 都会写一些有分量的研究报告。 《上市公司混合所有制发展现状与建议》(2014年)、《上市公司创新驱动报告》(2015年)、《关于废旧电器及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的若干问题及建议》等报告《中国电子产品》(2016)), 跟进重大政策导向, 及时反映会员心声, 改善会员外部发展环境。这些报告得到了国务院领导的重视, 并责成有关部门认真研究处理。同志是“每个人”, 是政治家、经济学家和企业家。但是, 在中上级协调员眼中, 庆泰同志是一位博学、谦逊、有礼的善良老人。他从不声称自己是领导者或名人。他告诫领导团队要团结、谦虚;他告诫青年同志要学习进步;践行“三严三实”, 使协会工作得到国际国内企业家的认可, 也为各方对协会工作的支持做出了重大贡献。记得2013年11月协会召开年会时, 时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工信部部长苗圩、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当他们都出席演讲并与企业家进行对话时, 真是太棒了。同时, 清泰同志对我个人的影响也是巨大而持久的。无论是我的工作方式、工作状态, 还是人、事、物, 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在当地政府工作后, 工作任务复杂, 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我常常怀念在上海中华同乡会和上海同乡会工作的日子。那时, 我的工作比较悠闲、简单。
       我很遗憾现在我要求吃苦。改革增长路径就像打一针“兴奋剂”。市领导对我的肯定是最多的, 说我“脚踏实地”, “做实事”, 听了我很欣慰。两年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我要向清泰同志努力学习, 努力奋斗, 奋发有为, 对得起组织, 对得起杭州, 对得起自己!